将军在上没有他就没有名导李安(图

2018-03-12 23:58栏目:影视播报

  点评:《希望为电影》证明了:只要有像特德·霍普这样的者、深度局内人、长期思考者,电影这一艺术就会有希望,电影制作这一行就会有未来。

  提起特德·霍普,很多人会说不认识,但与他打过交道的那些导演,人们则大多耳熟能详:他遇到并发掘了做了6年“煮夫”、用塑料袋提着两部剧本上门的李安,斗胆在日本炒了黑泽明的鱿鱼……特德·霍普是一名资深制片人,自1990年创办了主张“导演为本、低预算制片”的电影公司“好机器”至今,他参与制作的电影超过70部,发掘了包括李安在内的众多著名导演,其担任制片人的影片曾获多项奥斯卡提名。近日,他以自身经历写成的《希望为电影》一书出版。

  如果从在《席德与南茜》的片场打杂开始算起,特德·霍普已经在美国电影圈里打拼了近三十年。这使他能够从亲历者的角度,记录上世纪末美国电影的众多重要事件:他本人经营的“好机器”公司从聚到散、华纳影业崩溃、将军在上“电影工作者项目”东西、电影工作者集体起诉美国电影协会……俨然是近三十年美国电影的发展简史。

  然而,这本书比史书有趣得多。作者最初从事的是小成本电影制作,在和李安合作拍摄《推手》期间,甚至请不起助理导演,他本人出于节省开支的需要亲自担任李安的司机。他以自己的经历呈现出小成本电影如何取得成功,所以本书还可以看做是中小成本制片人的项目开发指南。

  仔细阅读不难发现,书里处处藏着与电影制作相关的“金蛋”,霍普或直接或间接地提出了很多看似不大却相当实用的,比如“古装片可别选牙齿太整齐的明星”“苍蝇演员也有防止动物协会”“不要和前女友或前男友一起拍电影”“不要一顶微不足道的假发”……很多背后的故事,令人忍俊不禁。

  作为电影制片人,对电影剧本的好坏必须具有甄别能力。对此,霍普在中文版图书的序言中写道:“如果一个剧本能让我读上20页,那剧本必须让我眼前一亮;要是能让我读上50页,剧本的亮点要出现得更新奇、更刺激——比如未知的世界,或是创造新的世界,同时用的方式将这个世界呈现出来。”

  李安和霍普的交往始于1990年。那时霍普刚刚担任制片人不久。一天,他正在公司清算账务,“一个穿着风衣,手拿塑料袋,外表谦和的亚洲人走了进来”。在此之前,虽然霍普很想和李安合作,但一直没联系到李安,甚至以为李安是一名意大利人。直到对方说出“我是李安,再不拍电影我就要死了”时,霍普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

  李安的手提袋里放着两部剧本:《推手》和《喜宴》。影视播报他是在朋友的推荐下找到霍普的,因为对方告诉他,霍普是“纽约唯一一个可以用这么低的预算把电影做好的人”。

  霍普详细地记叙了他和李安的合作过程。在他看来,“要和李安一起拍片并不那么容易”,因为李安“有自己风格上、文化上、个性上独特的行为方式”。比如,霍普认为“在制作低成本影片的时候,你通常没有时间思考,每秒钟都在行动,都在解决问题”,但李安总是“花时间想事情”,以至于霍普不得不制订严格的计划,以拍摄的顺利进行。

  霍普显然是欣赏李安的这种思考的。他说:“李安有一个独特的本领,就是他似乎能在拍摄的时候看到整部电影,并在脑海中紧紧地把控整部影片:如何将镜头组合在一起并让它们相互呼应;如何用场景来营造观众的期待;如何发展人物等。”不过,霍普也直言不讳地指出了李安的缺点,即“他不是那种善于向大人物推销自己的人,他的成就与他的能力并不相当”,以至于“从他拍完第一部长片到第四部长片《与情感》的这段时间里,他住的那栋公寓里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邻居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导演之一”。

  李安在与“好机器”的多年合作中,渐渐成了一名适应美国片场文化的导演,而美国人也接受了他的东方文化与个性。本报记者李宁

  亲爱的她们